对话|女性创业的难与难

对话|女性创业的难与难

时间:2020-03-18 15: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文| 敬师 编辑| Kiki Gao

12月21日,TOP HER、界面新闻联合主办「向上而行」2019全球女性创业创新峰会。峰会上嘉宾围绕“女性创业的难与难”展开圆桌对话,以下为现场圆桌对话实录。

主持:麻宁娱乐工场副总裁、麻范儿创始人

嘉宾:阳曦曦谱时联合创始人兼COO

崔序纽约设计师配饰cuixu创始人

李礼Twinkle创始人

麻宁:各位好,我是娱乐工场投资副总裁麻宁。2019年有个关键词——我太难了。每个人都说自己很难。过去一年,娱乐工场投资超过100个项目,其中包括三胎妈妈、上市公司女性CEO,经常有一些女创始人在我们办公室里崩溃大哭。我特别理解女性创业者的艰辛,我也想请三位嘉宾分享一下,在创业路上,作为女性创业者,有哪些不容易?

阳曦曦:我是谱时联合创始人阳曦曦,很高兴来到TOP HER峰会现场。谱时是to B服务的图片直播平台,今年资本大环境对to B服务的冲击相对间接,这一年我们用户数据稳步前行。

个人来讲,这一年确实很难。今年是我创业的第5年,5年前我还是个小姑娘,把全部身心精力投入到事业。2018年我迈入婚姻,想有自己的宝宝。作为女性创业者这个年纪生孩子并不容易。

我即将步入35岁,发现自己开始成为大人并不是因为踏入职场,不是因为创立了公司,公司有多大融资规模,多少客户群体。长大的瞬间是当面临至亲过世,当我开始为他们处理很多事情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需要成长了,没有父母再帮助我。

当人真正面对生离死别的时候,突然发现真的好难。

麻宁: 龙应台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偏偏我们又是创业者,我们得自己汲取力量,还得给团队鼓劲打气。崔序在纽约做设计,国外女性生存环境、创业环境和国内有哪些区别?

崔序: 大环境不一样。我在美国待了4年,纽约待了3年,纽约是我去过所有城市里最神奇的一个城市,它对创业者非常友好,只要你有才华,有想法,加上持之以恒的耐力,哪怕你从零开始,都可以去纽约创业。

我创业不到3年,我们品牌成长比较快,多少因为自己的性格。

2010年我考入西北大学环境设计专业本科,一年后我就退学了,环设专业并不适合我,包括教授的设计理念,我个人不喜欢。退学之后我学了意大利语,去了佛罗伦萨,攻读配饰与鞋履设计三年制本科。毕业以后,我到上海一家大型女鞋品牌担任女鞋设计师,但一年以后我辞职了,因为我在意大利学的知识并没有学以致用。大品牌,注重趋势潮流,对设计要求不高,简单说,什么畅销就卖什么,这个过程使我在国外学的知识浪费了,我选择了辞职。

辞职以后,我选择了纽约。那时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纽约老人的纪录片,他说纽约是一个机会非常多的城市,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在咖啡馆坐上半天,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可能认识一个厉害的人物,跟他交谈,也可以得到一些机会。

麻宁: Twinkle是非常知名的亲子品牌餐厅,我想问下李礼是因为发现了很多女性在生活中的难,为解决这个难点和痛点才创办Twinkle的吗?

李礼: 不全对。创业其实都难,男人创业不难吗?也难,他们只有上市一条路可选择,我们还可以回家生娃。

2002年毕业后,我从事医药行业,有8年职场工作经验。之后我遇到我的先生,结婚、生娃。我的人生随意性很大,国家开放二胎,我响应政策,又生了二胎。此后,在家休息了6年,从北京搬到了上海,人生轨迹完全变了,原来所有的职场朋友都不再联系我,我周边全是宝妈和全职太太。

我全职了8年,希望能获得经济自由,想买包时就能买包,想买鞋时就能买鞋,不用请示我先生。我不单要解决自己的消费需求、带娃需求,还要解决经济需求。我不一定要当全职太太,也不一定要回到职场,我可以创业,我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我可以利用我的资源、人生经验、周边朋友的体会和感受做一个全新的业态。母婴室需要什么,用什么样的尿不湿,进门前给宝宝做什么检查,我有我的优势。这种业态是男性做不出来的,没有生过小孩的女性也不懂。

从2017年初萌生创办Twinkle的想法,到2018年初接受第一笔投资,至今接近3年时间,Twinkle从上海开设第一家亲子餐厅到现在已经有11家门店。

每一位创业者都难。对我而言,最难的是要跳出原来的生活圈子,跳出被设定好的全职妈妈的角色。整个资本市场、投资创业圈对女性创业者的既定印象是,女性不够专业,女性生存范围很窄,这是需要所有女性创业者努力突破的性别歧视。我们要互相打气,互相鼓励。

麻宁: 蒙曼老师谈到女性特点其实是女性优势,对模糊目标的共情力、斜杠青年的能力、平衡能力等等。作为女性创业者你们有哪些优势?

阳曦曦: 当遇到问题和困难时我特别愿意相信团队,每一个创业者都不是一个人在前行,有合伙人、投资人、员工、团队。所以在遇到困难和问题的时候,我特别愿意相信大家,相信彼此,相互信任,这一点也是女性创业者的一个特点,把自己交给你信任的团队、朋友、伙伴。

第二,直面困难和问题。创业第5年,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有一项数据,中国企业平均寿命是3年多,而中国创业企业的寿命更短,只有2.5年。谱时作为一家提供图片直播拍摄服务和图形图像自动化处理的互联网公司,今年已经第5年了,每当别人问到我今年最开心的事情或者成就感最强的事情是什么,我的回答都是“还好我的企业还活着,并保持着一定的增速。”

我也有自己的短板,无论是经历,还是学历,我都会直面自己的不足。2019年我选择重回学校读商学院,读书不单单是知识的汲取,更多是学校里不同行业不同视角的专家学者带来宏观解读。创业不是一件孤立的事情,不应该仅仅局限在图形图象处理领域,技术领域或影像领域,整个企业发展需要跟随世界发展的趋势,宏观经济的趋势,国际经济的趋势,才可以更好的看清未来3年、5年、10年的经济发展方向,更好的根据宏观形势调整企业发展节奏和融资节奏。

还有一点,女性可以比男性创业者更直白的抒发情绪。当一个男性创业者哭的时候,你会感觉这个人真懦弱,但当一个女性创业者扛不住压力的时候,我相信周围人是理解的,能够包容的。这并不是指任意发泄情绪,而是当你有压力的时候,倾诉出来,哭出来,是特别好的排压方式。

李礼: 我同意。女性有自己的优势,女性的优势在于她的韧性,平衡能力。如果男性出现一些问题,他们通常会选择比较决绝的做法。反而女性会有更多方位的处理方法,不光调节自己、调节团队、综合整理,我们可以螺旋向上而行,曲线向上,不一定一条道走到黑。我全职6年重回职场,这也是一种向上。人生还长,偶尔发泄一下,对大家都好。

崔序: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性格有一点man,我喜欢嘻哈音乐,喜欢钓鱼,听起来像男性的爱好。马云讲过一句话,成功的创业者做一个成功的企业要具备三商,情商、智商和爱商,爱商指是关怀别人情绪的能力。

做设计师品牌,一定要把设计师个人喜好、价值观、人生观,三观要体现在品牌上。我发现这个过程也是我关怀员工、关怀顾客的过程。我们品牌的理念是重塑神秘。为什么要重塑神秘?当下大家花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我希望通过品牌的力量,用我们的原创设计,重塑一些被大家遗忘的历史,给大家积极正面的能量,一种情绪的传递,而不仅仅因为好看消费者才选择了我们。

麻宁: 我是一个考证控,如果我感觉自己失去了目标,压力巨大,我通常会钻到一个研究领域,考证,比如演出经纪人证、保险经纪人证,从而忘掉烦恼。最后一个问题,女创始人们的排解和释放压力的方式是什么?

阳曦曦: 我有几个方法。第一,我会拼命读书、听在线课程来充实自己。有压力肯定是遇到了困难,除了情绪排解之外,还要找到方法解决它。通过看书学习可以帮助自己找到科学的解决方法,而不是一味沉浸在悲痛难过的情绪中。

第二,倾诉和沟通。跟合作伙伴、合伙人、同学和闺密沟通,在抒发自己情绪的同时,可以听到很多的新启发。

第三,做运动,快速运动完可以帮助恢复轻松喜悦的心情。

最后一个是旅行。我旅行都是独行,每次我都是自己一个人,用苦行僧似的方式暴走。我曾经在欧洲一天走了4-5万步,持续30天左右。通过走的方式,让自己静下心,看看别人如何生活,希望能带给自己更多力量。

崔序: 我喜欢一个人去旅行。前两天我一个人去了俄罗斯,将近一个月时间。俄罗斯不讲英文,我每天用手势和表情沟通。但我很沉浸在这种情绪里。我是一个善于排解压力的人,我认为不要太把压力当回事情。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人应该要有向死而生的精神,觉得困难的时候,想一想如果明天是你最后一天,今天会做什么?做品牌是我人生最重要的目标,其他小困难算什么?所以当我想到死亡的时候,总会把压力克服。

李礼: 我是典型的巨蟹座,暴走、运动不太擅长,遇到压力我回家看看两个可爱的孩子,回想到当初生他们时躺在冰冷的麻醉床上,小朋友会问妈妈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姐姐会给我画一张画,妹妹给我写贺卡,我觉得这点小困难又算什么,在孩子面前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一个鲜活的生命,一个甜美的笑脸过来亲亲你,压力很快就没有了。所以我不需要去旅行,我都是躲在家里,把这个问题解决掉。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商业媒体 | 数据调研|投资顾问 | 整合营销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topher@tophergloba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