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女人有事业就不能有家庭?

谁说女人有事业就不能有家庭?

时间:2020-03-18 15: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谁说女人有事业就不能有家庭?

暴躁的光棍

发布时间:19-12-25 11:51

#百家故事#

【原创】

“女人,天生的多愁善感、楚楚可怜,若不是被迫无奈,哪个女人不想小鸟依人、柔枝嫩叶”,今天要说的是发生在周围的故事,一位中年女人有着“戏剧性”的半辈子,经历过“重男轻女、婚姻破裂、女儿叛逆”等不利过程;现在的她“锦衣玉食、家庭和睦”,已经做好“尽享天伦”的一切准备,这几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待我“徐徐诉说”!

出生就已“坐实”她必须自力更生!

1964年秋,琼娘出生在一个典型的传统文化家庭,上有老兄、下有老弟,夹在中间又是个女孩,可想而知在成家立业之前,琼娘所必须经历的“传统教育”;从小就被“熏陶”女孩子一定要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尤其是“入得厨房”,所以只有几岁的她除了超过身体极限的“活”不能干,其余的都能“手到擒来”;家里但凡有什么零食可以吃,她的母亲总是会“教育”她“哥哥比你大,所以吃得也会多,让哥哥吃;弟弟比你小,你要学会谦让,让弟弟吃”,因为那时候吃零食的机会很少,就算有也只是“山楂、陈皮丹、老姜”最好的就是“猫耳朵”,如果没有三人份的零食她一定是“眼巴巴”的那个;她的家庭虽然有着“重男轻女”的普遍现象,但是父母的感情关怀并没有比另外两个男孩少,哥哥和弟弟跟她的感情也非常好,一直持续至今,可以算是兄弟姐妹关系中的模范,哪像现在涉及到“房屋拆迁、抚养老人”之类的问题,兄弟姐妹之间甚至可以“反目成仇”;

琼娘的童年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交谈中,有段童年趣事笑的我“前仰后翻”,一天父母带着哥哥出去“走亲戚”,那时候弟弟还小,父母要求琼娘把家看好等他们回来,就是这句“把家看好”她足足坐在门口盯了几个小时,上厕所都没敢去,接二连三的尿裤子,父母回来后也是哭笑不得;

读书年代的她过得很平静,符合那时“单纯无邪”的天性,和哥哥一起“欺负”弟弟,一起打“临工”,一起“挨揍”,和弟弟相继“走失”;就这样三位“臭皮匠”过着“勤劳、幸福、惊险”的少年生活。

愉快的工作岗位,悲剧的良缘匹配!

电大毕业后,由于小时候被父母培养的“勤劳”作风,步入社会工作是“如鱼得水”,在我市彩色印刷厂干得“顺风顺水”,儿时的勤劳是义务,工作的勤劳可是有回报的,每天似乎有使不完的劲,还没进入“白热化”状态,就已经下班了,那时候的“朝九晚五”美哉、快哉也!不到三年就被我市的广告公司给“挖墙脚”;一次机缘巧合,通过工作上的来往,琼娘结识了她的首任丈夫,她的前夫是一位“博学多才、妙笔生花”的文化人,两人当初还是“情投意合”,相互欣赏对方的独特魅力,却忘记了婚姻更重要的是两人适不适合“搭伙”过日子,琼娘的父母早就看到了这一点,百般阻挠,还是没有半点效果,也许是小时候被“不公平”限制过多的原因,这一次她“斩钉截铁”的决定“终生大事自己把握”;

因为琼娘的工作作风已经养成了习惯,做什么都“雷厉风行”又快又好,而她的前夫是个“文弱书生”有些“不食人间烟火”,觉得干粗活“丢格局”,致使两人婚后矛盾升级;1990年她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本以为可以缓和双方的“紧张关系”,没成想矛盾愈演愈烈,此时的琼娘已经萌生出离婚的念头,但迫于孩子刚刚出生,不愿让孩子一出生就是单亲,所以决定勉强维持下去;那时双方家庭对这次婚配都不满意,所以造成双方家庭都不愿意帮琼娘分担些带孩子的义务,只能靠她自己工作带儿“双管齐下”;

琼娘有些力不从心,偶尔把孩子放到娘家带带,可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而且哥哥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娘家哪还有多余的闲心管外甥女,就这样琼娘“含辛茹苦”的把女儿带到了上学;97年终于在过往的不堪和无限的压力下,琼娘和前夫正式离婚,原本孩子判给前夫,可前夫的赡养能力令琼娘“担忧”,加上他对文学造诣“过分”的追求,女儿极有可能被“耽误”,索性琼娘“义无反顾”地接过了女儿的“抚养义务”;

被迫之下她短短缓和了几天,马上又开始精力充沛的干起工作,因为孩子现在大部分时间在学校,自己要轻松很多的缘故,她突发奇想准备自主创业,90年代女性要自主创业的人是微乎其微,就是这次失败的婚姻让她“痛定思痛”,琼娘决定靠自己的本事创造一片属于他们母女两的“康庄大道”,不再受气、不再委屈;可“好事多磨”琼娘的父母又一次坚决反对她的“不切实际”,而琼娘再一次的不顾父母劝阻,毅然决然的开启了创业之路。

创业之初“苦不堪言”!

琼娘“不计后果”的“砸掉了铁饭碗”,选择了她工作长达10年的广告制作行业,协同一位懂设计的好友“蓄势待发”;可“囊中的羞涩”什么也做不了,为了筹集“创业款”琼娘便打起了去镇里赶集卖布的主意,每天早上4.00准时去蹭“放空的运煤车”,携带着大量的布料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奔波,卖不完的布料就和其他小贩换些鸡蛋、蔬菜、腊肉之类的,再跑到市里把这些吃的卖掉,有一次碰到个“无良”的运煤司机,等琼娘把布放上车,他“一脚油”就跑了,这样的损失让她哭得“撕心裂肺”,就是这么坚持不懈,琼娘像“苍蝇挤血”似的赚到了启动资金;

90年代广告行业的设施、设备单价和能耗又贵,智能化程度很低,逼迫琼娘不得不“废寝忘食”的加快“跑业务”的工作进度,夏日“艳阳高照”,她带着瓶五升的白开水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的送名片,过程中她被无视、被调侃,甚至当着面不但不听她讲完,就直接撕碎了她的名片,还说“要接业不难,晚上陪我去唱歌”,这典型的“流氓”行为让我很是“惊讶”,原来早在90年代就开始“流行”这种“无耻”的“潜规则”;不过琼娘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毛遂自荐”的方式,因为那会没什么好途径适合她,没有人脉关系,家庭更没有经济基础,只能见“危险”就跑,有“机会”就冲;一边“跑业务”一边忙内务,设计和安装都是靠自己和朋友两个人亲力亲为,没有多余的钱去雇人,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姿态“砥砺前行”;

坚持不懈换来的“苦尽甘来”

“人在做、天在看”琼娘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感动了“上天”,用了2年的时间从“默默无闻”的个体,飞跃至我市的“行业之最”,一时间但凡和广告公司有来往没有不认识她的,“大方、干练”,“勤劳、务实”成了琼娘的“代名词”;事业上“如日中天”,业务好接了,结账不拖了,琼娘空闲时间也多了不少,但她并没有停下脚步去享受生活,而是“乘胜追击”挺进一个跨度极大的新行业,“足浴按摩”,“隔行如隔山”的古训似乎对琼娘不起作用,她利用空余时间将公司旁的门面“盘下”,又开始了第二轮创业;

由于之前做广告行业积累的“信誉和人脉”,琼娘的足浴店一开张就“如火如荼”,短时间成了我市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足浴店,手下员工20余名,自此她迎来了事业“巅峰”,连我市劳动部门都主动登门来了解这位“女中豪杰”,并邀请琼娘担任“SIYB创业就业知识培训”的讲师,且力荐她参加由中央2套组织的“全国激情创业”大赛;琼娘“干脆利落”的接下了两个“任务”,通过长时间的讲课,她成了我市的创业“红人”,更“神奇”的是她在“激情创业”大赛里“自信大方、铿锵有力”的表现一举夺魁,“斩获”本次大赛的冠军;琼娘的“干劲”成倍增长,“顺势”准备到北京发展,她把两个店的工作做了安排,让女儿来回在娘家和婆家生活,自己“大步流星”的杀向“北京”。97年-03年琼娘带着女儿度过了美妙的时光,婚姻的不幸使她坚强,为女儿奋斗是她的无限动力,这几年对她来说是有“里程碑”意义的。

到了这个满街都是“龙胎凤种”的城市,琼娘算是开了眼界,原本准备“大刀阔斧”的再干一番事业;可是北京的“新鲜”事物太多,短时间也没有办法找准方向,她决定暂且先去就业;琼娘的勤劳在北京也体现的“淋漓尽致”,在基金会、协会、企业里都做过,所经历过的就业岗位也都对她“赞不绝口”;

06年琼娘刚在北京“站稳脚”的时候,老家却传来“不利”的消息,广告店和足浴店因为她长期不在而导致经营“不善”相继“倒闭”;事业没了还可以继续创造,可另一个“大事不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砸在琼娘的头上”,她的女儿“叛逆期”因疏忽管理,在学校成绩“一落千丈”,还做起了“大姐大”,变成了“问题少女”;琼娘“如梦初醒”,开始悔过自己只顾物质上对女儿的供应,而忽略了珍贵的情感关怀,她的“原始母性”瞬间被“激发”,果断放弃所有工作返乡,誓要“力挽狂澜”“拯救”女儿!

女儿的“叛逆”让一切重新开始!

琼娘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学校了解情况,老师的一句话让她无比愤怒,“你的孩子帮她转学吧,我们这是重点高中,她那样是考不上大学的,别拖全班的后腿”;纵使琼娘有“万丈怒焰”,此时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女儿的情况确实有这么“糟”;琼娘见到女儿后,那种爱与“恨”的“纠结”情绪相信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体会,她为女儿做了缜密的安排和要求,在高中的三年里,琼娘的“工作”除了陪父母在家坐坐,再也没涉及事业上的任何交集,凭着在北京攒下来的积蓄全程陪读;

早上帮女儿做饭,晚上等女儿下课回家,晚10分钟到都要打电话督促,尽管有些“严苛”,但也是“无奈之举”,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女儿“脱胎换骨”;好在女儿在她离开的这段日子里,和父亲、外公学习的书画本领“有进无退”,而女儿又决意要报考中央美术学院,于是母女二人“一拍即合”,大学目标就是“央美”了;

历经三年,琼娘母女有欢笑,有矛盾,有伤感,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琼娘的“呕心沥血”没有“付之东流”,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女儿一步步的“改邪归正”,正在“脚踏实地”为“最后的冲刺”做准备。

女儿“金榜题名”琼娘“扬眉吐气”!

母女二人在“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下度过了三年,眼看就到了考专业的日子,这次母女二人都“胸有成竹”,“万事俱备”踏上艺考的路程;考场外的琼娘虽然有信心,但看到监考的阵势难免会有些紧张,不停的为女儿祈祷,一方面希望女儿能够应对自如,发挥正常水平,另一方面祈祷自己的“含辛茹苦”会得到如愿的回报。

时间到,参考生“络绎不绝”的从考场走出来,“兴高采烈、无精打采”能完整的诠释这群“莘莘学子”的状态,琼娘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人群中走出来个“较小”的身影,她的神情似乎有些“哭笑不得”,让人很是“诧异”,听女儿一番诉说,琼娘惊喜的确定这次考试已经“胜券在握”了,不需要再焦急的等待成绩公布;

原来在考试现场出现了一小段插曲,琼娘的女儿考的是国画系,有一个环节是考书法,在写作过程中,监考老师“盯”上了她,并把她临时叫了出去开始质疑她的身份,通过一番严格的检查,确定这位姑娘不是“替考枪手”才把她放回去。这也难怪,琼娘的女儿“骨瘦如柴”显得“弱不禁风”,提笔写的字却“气势磅礴、力透纸背”,此举就足以证明专业过关已无悬念!

果不其然,不久后琼娘收到了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的通知,她的女儿已经顺利通过专业考试,可谓是“众望所归”,短短放松了一周,母女二人又开始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剑指”文化考试!但凡经历过高考的人都有一段“不是人”过的经历,那段时间什么也不关心,只对书本“情有独钟”,仿佛人生就是为了“备考”没有其他的“内容”,“赢了全家光彩夺目”,“输了全家暗无天日”,琼娘母女亦是如此,每天都在“复制粘贴”。

文化考试一直是琼娘的“心腹大患”,当初“叛逆”的女儿也是因为成绩下滑而引起的一系列“麻烦”,这次考试母女二人等到成绩公布才安下心来,刚好女儿超过了录取分数线12分,可算是“有惊无险”的获得“胜利”;收到喜讯的二人没有“欣喜若狂”,而是“不约而同”的舒缓一口气,三年的压抑和憋屈,沮丧和艰辛在这一刻已经被“喜庆”的“灵魂”给“击得粉碎”;

“势利”的一幕来临,女儿就读的高中听闻此事,决定拉横幅庆祝本校的一位“优质”学生顺利被中央美术学院录取。是的,确实值得“自豪”,琼娘的女儿是那届全省独此一例考上央美的学生,还是央美的“强势”专业,可是当初学校的“质疑”和现在“善举”的反差让这对母女怎能释怀?原本以琼娘“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一定会阻止这个举动,并且还要“以牙还牙”羞辱学校一番,但她没有这么做,毕竟女儿的文化教育还是学校的功劳,琼娘选择了包容。

“天时地利人和”,“妙不可言”的缘分!

女儿“潇洒”的远赴首都“取经”,此时的琼娘已接近“半百之年”,到了本该“退休”的年纪,她却坚定不移的选择“再创辉煌”。也许是年龄的原故,不能像年轻的时候那么“奋不顾身”,琼娘不再选择做“实体”,而是选择了做“文化项目”,这是一个“放长线钓大鱼”的事业,没有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频率”,我想琼娘一方面是为了自己能够相对轻松,用脑比用体力更适合她现在的状况;另一方面是提前为女儿“铺路”打好基础,等女儿毕业后可以助她“一臂之力”;

后来经友人介绍,一位与琼娘年纪相仿,做建筑设计“发家”的“单身贵族”给她认识,刚开始友人的目的并非“拉郎配”,只是找一个有共同愿望的合伙人;因为经历太过相似,也都是“事业型”的人,于是一同成立了文化传播公司,在创业中双方经历了不少艰辛,也都被“干练”的两人“一一化解”,不知不觉中,他们从“相遇到相知直至相守”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琼娘自“净化”女儿开始就没打算再成家,没成想缘分来了躲也躲不掉。

几年后,喜结连理的幸福感还在“意犹未尽”,女儿的考研成果“喜上加喜”,通过4年的专业“沉淀”,女儿成功考上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室内建筑专业,行内人一定听过,该所大学的室内建筑专业在全球都是“首屈一指”;“双喜临门”的“福音”让琼娘不顾“形象”的狂欢,所有“脑补”的庆祝画面她都有用尽;优秀的女儿已经不需要琼娘再为她操心“出路”,自己的终身大事也“尘埃落定”,她不再想这么没完没了的拼下去;

自2018年起,琼娘就已经停下了“打拼”事业的脚步,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家庭上,陪伴父母,照顾丈夫,打理家务,做做手工,学学心理教育,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逸和平静;这位经历丰富的“女豪杰”回归了正常的生活,是时候去享受和品味应有尽有的幸福时光;

现在的琼娘购置了一套属于他们一家人的“爱巢”,不过这个“爱巢”有点大,是占地面积600平米的“大别墅”,按照正常家庭计算,琼娘的房子里足可以轻松入住5户人家;她告诉我这里就会是她养老的场所,不会再有精力更换,争取尽快完成装修,趁母亲依然健在接进来享清福;

琼娘让我深刻的体会到“你想拥有别人得不到的果实,就一定要付出别人做不到的努力”,细数她的半辈子,基本都是在“奔波”的路上,也许看到的人会觉得她很不值得,其实不管生活多么困难,社会有多么的“现实”,岁月用什么方式“摧残”我们,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无须取悦他人,嘴长在人家身上,“说不说在你,听不听在我”,哪怕“遍体鳞伤”也“此生无憾”!

琼娘的“养老宫殿”

除最后一张,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