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在沪演讲:创没创过业就是不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在沪演讲:创没创过业就是不

时间:2020-03-16 08:2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东方网 >> 上海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在沪演讲:创没创过业就是不一样

2015-3-5 03:39:42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樊丽萍 选稿: 吴春伟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大约每10个毕业生中有1个走出校门就开始创业。创业比例高得惊人?“在我的实验室,现在每3个学生中就有1个在创业。”昨天,香港科技大学电子与计算机系教授李泽湘在同济大学中芬中心做演讲时,一脸自豪地晒了晒这个数字。

  李泽湘的名字,最近时常和深圳大疆创新公司创始人汪滔的名字“捆绑”出现。须知,因为想玩大疆无人机,连比尔·盖茨都买了生平第一个iPhone。而李泽湘正是一手栽培汪滔的老师。

  身在大学,对大学生创业动向异常敏感的李泽湘还带来了他最新的一则观察:“过去,最优秀的学生都想着留学美国、给大公司打工,现在他们坚决不去了,留下来做自己的事情。”

   大疆无人机的真正“看点”:不是跟着跑,而是飞到人家前头

  大疆无人机的出现不仅造就了让比尔·盖茨买“苹果”的业界佳话,按照李泽湘的看法,汪滔带领的大疆创新公司走出了一条新路。过去,无论是华为还是联想,这类创业企业主攻的领域通常是跟在西方发达国家身后,“人家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跟在后头,缩短差距并试图超越”。但大疆的航拍无人机则不同,这家由中国大学生创办的企业一举成为世界无人机领域的领头羊。

  美国《时代》杂志发布了2014年度十大科技产品,大疆精灵Phantom 2Vision+位列第三,排在苹果iPhone 6Plus之前。业界估算,在目前全球小型无人飞行载具市场中,该公司已经控制了超过一半的份额。

  汪滔最早钻研、启动无人机项目,和李泽湘在香港科技大学开设的一门课程有关。李泽湘1992年加入香港科技大学,创办了自动化技术中心(ATC)。目睹高校的教学、科研和企业需求日益脱节的情况,李泽湘觉得,大学的研究应该以一种正确的方式对外界的产业发展起到助推作用。所以,他后来开设的一门机器人设计课程,在学生招募时有意识地把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学生混在一起。“汪滔上的就是这门课,一连上了两次,两次都当队长。他最初做了无人机,但发现用户体验不够好,所以就不断改进。”

  由于李泽湘要求学生必须以团队的形式做具体的设计项目,这就势必涉及到学科交叉、团队合作,港科大的很多学生为了做项目购买零部件不得不跑到深圳,一路熟悉了这一带的产业链和制造体系。实际上,从ATC不仅冒出了汪滔和他的大疆无人机,李泽湘还有一群学生现在都在深圳附近创办企业,干得热火朝天,其中包括李群自动化、云州智能、逸动科技等等,有的企业已在香港主板上市。

  “科技与设计、艺术的融合,这一点对创新创业来说太重要了。”虽然经由苹果公司的成功,这一条也不是什么“秘密武器”,但李泽湘有意识地在激发学生创业热情的同时,鼓励不同背景的学生走到一起。前两年他去杭州的中国美院考察,发现那里学生做的设计很棒。“有几个美院学生告诉我,他们毕业后想到上海的通用汽车公司工作。我说,去那里干嘛,人家都已经做得很成熟了,能给你什么空间?”后来李泽湘牵线,把不少美院的学生引去了大疆创新公司。据说,大疆创新公司目前招募的美院学生有三十来个,而当这家快速成长的企业“走出去”办展时,很快就体会到个中玄妙。很多人说,大疆创新公司的展台和企业形象片是最不像中国企业的。换言之,做得很国际化。

  李泽湘坦言,听到类似的评价,他的内心感到很复杂。“过去中国的企业到国际上办展,一看展台布置就知道是国企,今后就不一样了。”

   本土创业“正规军”,怎可在经济发展舞台上消失?

  鼓励最优秀的学生创业,李泽湘有着更多的、身为一名大学教师的思考。

  “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和论文发表、大学排名的关系不大,一个最关键的衡量标准是看大学对周边的科技发展和产业升级有多大的影响力。”李泽湘昨天做演讲时,展示了一张中美创业大军的阵容列表。

  一般而言,创业大军可归为两路,一路为出自企业或社会的“草根”,一路是出自大学的“学院派”。草根军团一队,美国有苹果、亚马逊、Airbnb等代表企业,中国有华为、新浪、阿里巴巴、腾讯等;但是“学院派”一路,美国近十几年来一直也在冒出企业,如微软、雅虎、谷歌、脸谱、Dropbox等等,但是中国的“学院派”创业军团除了昔日的北大方正等一批外,近年来一直处于缺席状态。

  “国家的大量科研经费、基金都投在大学,但在国家经济发展的大舞台上,本来从大学冒出来的创业‘正规军’却消失了,这是很值得深思的。”李泽湘注意到,内地的高校最近已经在政策上允许大学生休学创业,而很多城市也纷纷提出了复制“硅谷”模式的思路和想法。但在他看来,如果没有实际的配套举措,没有鼓励创业的文化,那么再好的政策最后也难免沦为“口号”。“直到现在,一些大学老师让工科学生做毕业设计,题目还是抽屉里放了十几年的。这样的题目除了给学生一个分数、一张文凭,对他们还有什么帮助?!”

   创业失败不等于失业,年轻人完全不必沮丧

  如果中国出现一个新“硅谷”,李泽湘毫不避讳地说,它很可能出现在粤港地区。香港有高校的优势,深圳以及周边的东莞、惠州等地区连成一片,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信息家电(3C)产品制造基地。粤港合作、优势互补,创业环境得天独厚。也因为这个原因,李泽湘和他的门生们前赴后继地把自己创办的公司开在这一带。“就说做某个机器人项目吧,从做设计到零部件购买再到找检测设备,在这一带你花上一周时间就基本都可以找到。”

  “大疆创新公司现在还在招人吗?”昨天的讲座末了,有学生如此提问,而李泽湘则认真地回答,“招啊,面向全国都在招”。不过他很快又补了一句,“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不去大疆了,我会考虑去规模更小、更有潜力的创业企业。”他给大学生的告诫是,创业并不意味着总要去做第一个创办企业的人,加入有潜力的公司、贡献自己的力量成为企业创始合伙人也不失为好选择。再退一步说,即便遇到大难关创业失败,年轻人也完全不必沮丧。创业失败不等于失业,到其他公司可以再就业,哪怕是失败的创业经历,也会大大助力年轻人的职场表现。照李泽湘的话说,“创没创过业,连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